对于曾为了金钱当小三,做二奶的女孩们来说,面对亲朋的鄙视,家人的不理解,随着时间的流逝更难以消除她们内心的恐惧。或许,曾经的经历让她们悔不该当初。

“我不会告诉我的丈夫为何嫁的这么远,也不会和娘家以及了解我的人有过多接触。曾经的过去,只有化在内心慢慢消退。”这是菲菲远嫁后说的最后一句话,从此,她真的没有再回过娘家,因为联系的越少,丈夫知道的越少。

10年前,从农村走出来的菲菲得知他和妻子重修旧好,拉着提箱,说了句“再见!”从此人间蒸发了。

也正是那天,菲菲在日记本记录了这样一句话:“那个包养我三年的男人离开了,从此我要重新生活。”

菲菲说,自己很幸运,那个在自己刚从农村走出来就包养自己的男人给了自己三年幸福时光。

初到城市,菲菲就职于KTV,同村女孩都说这份工作赚钱,要不了几年就可以在城市里买套房子,和城市女孩一样过着有滋有味的日子。

为了赚更多钱,菲菲在姐妹们的帮助下把自己打扮的时髦入流,但凡有客人,她都会第一个上。

菲菲接的第一个客人就是他,后来给了他三年幸福时光的中年男人赵。那天,赵喝的很多,非要菲菲陪自己,菲菲被安排专职照顾赵。姐妹们说,菲菲这下有福了,赵可是他们这里的常客,每次都换女孩,这次专门点菲菲,一定是别有用心。

菲菲看着醉得酣睡的赵,有意走开,又担心他突然醒来。那时候,菲菲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加上想赚更多的钱,便默默的守候着赵。赵醒来时,看着端座一旁的菲菲,下意识的拉了拉菲菲的手,带着菲菲离开了那家KTV。菲菲只干了一个月,便从此和赵过上了“幸福”生活。

直到如今,菲菲都能记得那天赵拉走自己时说的那句话:“别干这行了,我养你!”

此后,菲菲住进了赵为其准备的大房子,每周三至五次小聚。逢年过节,赵会和妻儿老小一起过,菲菲便以打工返乡探亲的名义拉着行李箱回到父母家。节假日结束后,菲菲再回到赵为她准备好的诺大房子里。继续过着金丝雀般的生活,

后来,被赵的妻子发现了,赵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妻子给的,不想丢弃妻子保留菲菲。于是,给了菲菲一笔钱,然后和妻子重新开始。

菲菲知道,想要忘记谈何容易,但是,这段经历却实实在在的影响着菲菲的生活。

为了忘记那段不堪的过去,菲菲选择远嫁,嫁到外省的农村。她深信,这里不会有人了解自己,不会有人挖掘自己的过去。

与丈夫结婚后的一个晚上,两个温存后,丈夫突然问及菲菲过去谈过几个男朋友,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没权没势 没能力的他。

对于普通夫妻,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交流。但菲菲接受 不了这样的责问。菲菲怒了,几天没理会丈夫。

菲菲接受 不了丈夫责问她的过去,受不了过去亲朋好友一次次联系自己。即使只是简单的沟通,菲菲也会投之以恶狠狠的口气。不仅是责问,菲菲更抗拒与娘家人来往,他们每一次来探望,菲菲都会条件反射般的崔他们赶快走。

但是,这几年,她的脑海里总浮现赵的影子,总想起那三年的无忧虑的生活。她清晰地记得赵的样子和每次给她钱的样子。

那时,唯一知道自己被赵养的姐妹把这个消息告诉全村人后,菲菲就决定再也不和那个姐妹来往,要做一辈子的仇敌。

菲菲和赵抱怨姐妹不够意思,不该把自己的现状告诉村子里的人,搞得她都不好意思回乡了。

菲菲已经记不清她和赵的年龄差是多少了,只是记得自己曾为赵生过一个孩子,是个男孩。想想,现在已经上高中了吧。但是,生下后,赵就抱走了,说寄养在一个远方亲戚家。

丈夫和赵比相差甚远,两个人相识十天决定结婚。婚后菲菲拒绝丈夫回门,拒绝丈夫回娘家,拒绝和家乡省份有任何接触。

到现在,菲菲还芥蒂丈夫问自己的过去。丈夫说菲菲就像一个猜不透的谜,只要触及过去,她会像疯了一样与丈夫厮打。

菲菲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这件事万不能让丈夫知道,以免现在的幸福灰飞烟灭。”

Related Post




Add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