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月2日)早上9时50分,AcFun弹幕视频网官博发布了一条“我想再活五百年!”的微博,疑似宣告A站倒闭。随后,包括猫扑在内的等众多微博大V和网友都在评论表达了不舍和惋惜之情。

据了解,A站的服务器由阿里云提供,并且在2月2日到期,若到期未续费,服务器将自动关闭。截止至今日19点,A站的官网和APP仍然处于封闭状态。

AcFun弹幕视频网站成立于2007年6月,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也是中国二次元用户最早的“圣地”。早期的金坷垃、鬼畜等大量网络流行文化都出于该网站。迄今为止,A站已经有11年的历史。其实A站的关闭看似突然,但其实从数年前开始网站就出现了严重的资金问题和管理层动荡。

A站在2007年由Xilin一手创立,也正因为A站的诞生,在国内才掀起了视频弹幕的热潮。本以为A站能够经久不衰,但一手好牌偏偏被Xilin给打烂了。

2009年,正是A站处于大红大紫的一年,但不料内部A站内部爆发了内部矛盾斗争,随后网站几乎无人打理。作为A站的创世人Xilin不但没有采取措施管理,反而觉得自己已经赚的“盆满钵满”,索性在2010年将A站以400万元的价格打包出售给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自己回老家养老了。

陈少杰在接手A站四年之后,再次将A站转让,至此A站迎来了第二次管理层变动。陈少杰在A站期间,将视频弹幕和游戏赛事结合,独家创立了AcFun生放送直播。随后在2014年1月1日,陈少杰将这部分独立出A站,正式命名为斗鱼直播。随后,奥飞娱乐也正式入股A站,并接手管理层。

2015年优酷以版权问题起诉A站,随后却又以5000万美元入股A站。这种极端的手法入股,引来了A站管理层的第三次洗牌;2016年,软银中国以6000万美元投资A站,核心团队再次被清洗;最近一次融资发生在2016年11月中文在线%的控股。

其实早在A站官网正式封闭之前,A站员工欠薪的新闻就在网络上铺天盖地。去年11月,就有从A站离职的员工向媒体爆料,A站存在欠薪情况。然后在上周,又有消息称,A站去年11月和12月的工资均未发放,社保都是员工自己缴纳。欠薪员工在春节前被迫走上了讨薪之路。

另外,网传A站欠薪和此次无法给服务器续费,是因为未能和阿里完成融资。据悉在融资进程中,阿里和最大股东奥飞产生了较大的分歧。有数据表明,A站2017年1月的DAU有1200万,但是短短一年时间不到,A站的DAU在11月份跌倒了160万。介于A站持续没落和窘迫的现状,阿里希望拿到70%的股权,完成A站的重组。但是奥飞觉得A站还有救,拒绝了重组的融资方案。

其实除了融资没成之外,最重要的原因还是A站糟糕的营收。根据中文在线月宣布投资A站时的公告,A站2015年度的营业收入为363万元,净亏损1.13亿元,2016年1至9月,A站营业收入为71.37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

所谓“祸起萧墙”,其实A站逐步走向衰落既有资本上“纠缠不清”的原因,但更大部分是来自于自身管理的混乱和不思进取。

从2010年开始的频繁易主导致A站内部管理混乱。上层的不稳定直接影响到下层工作。时至A站关闭前,其视频上传速度还在饱受UP主诟病,视频发布时效性大受影响。这导致大批优质UP主出走A站。同时知名UP主的出走也带走了大量忠实粉丝。

另外备受粉丝吐槽的还有A站的UI界面和播放器稳定性。技术革新速度跟不上其他视频网站,视频崩溃的现象频发发生,导致用户进一步流失。

去年6月22日,国家广电总局下发通知,因为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新浪微博、ACFUN、凤凰网等几家网站的视听节目服务被关叫停。新浪微博和凤凰网这类新闻媒体受影响较小,因为除了视频之外还可以为网民提供新闻信息,但对以动漫、视频为主要内容A站来说,这无疑是沉痛的打击。

这次风波给A站带来极大的冲击。数据显示,全年6月份前A站实际拥有60万up主,每日生产11000个原创视频,用户日停留时间54分钟,日PV5500万,但“视听节目许可证”事件爆发后,A站关掉70%的UGC内容,数据随之一落千丈,仅日活一项就从年初的800万掉到160万。

“视听节目许可证”事件的发生进一步加速了A站视频UP主以及视频观众的流失,甚至出现了堂堂视频网站文章区反倒成为了流量最高版块的现象。此时的A站其实已经处于深渊边缘。

A站没落的另一大原因不得不提到同类型竞争对手B站的快速崛起。同为以ACG为核心内容的视频网站,在二次元用户的争夺上A站完败。

A站自数年前在动漫版权之争中落于下风后,管理层错误将业务中心从动漫番剧转移到娱乐视频,此举已令A站流失大量以看番剧为主要目的的用户。此外,也与A站的原生氛围有关。在A、B站的竞争中,A站输在了“老龄化”。

在A站的原生用户中存在一种以老资格排外的风气。网上早有流传“评论区才是A站主体”的梗。的确,在A站视频、文章下方评论区经常出现妙语连珠的“盖楼”现象,动辄几百条,多则上千。但对新人和一些抱着学习态度的发言老用户们经常没有包容态度。这对于没有一定ACG基础或看不懂“梗”的小白来说极不友好。在完全看不懂甚至被喷之后,他们转投向了包容性较高的B站,于是新生血液的来源就这样硬生生被切断。

而对于自己站内这部分老用户,其实从年龄分布上讲是比青少年用户更具有付费能力的,但A站并没有尝试过从他们身上挖掘价值。秉承着“就算是倒闭,也不会收用户一分钱”的经营理念,A站真的做到了没有会员制、没有广告、不收用户一分钱……同时也基本上把自己搞倒闭了。

诚然在B站上每天都有人哀叹“B站低龄化严重”、“B站被小学生占领了”,但正是95后乃至00后撑起了B站的高流量。B站的营收,用户付费是一方面,而更多则来自于流量变现。B站游戏中心之所以能成为国内公认的最大二次元手游宣发平台,正是因为它拥有国内最多的95、00后二次元用户。

现B站游戏中心提供116款游戏的下载,其中手游111款,页游4款,端游1款。A站由于目前网站无法打开,并不清楚其游戏中心内有多少款游戏,但据资料显示,去年7月份,A站游戏中心仅提供14款游戏的下载,同期的B站则拥有47款,其中不乏《FGO》、《碧蓝航线》等知名游戏产品。

其实不止游戏,B站在商业化道路上嗅觉更敏锐。2014年11月,前金山网络VP陈睿加入B站,担任执行董事一职,对B站的商业化起到进一步推动作用。次月,B站启动攻占淘宝计划,并开设官方淘宝店;2015年,B站又率先进军日本市场,在日本开设客服并正式启动bilibiliyoo旅游项目。据了解,目前B站商业模式已经包括游戏开发、游戏联运、广告、电商(周边和门票等)、游戏直播和线下活动等等。当B站在商业化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快的时候,同期的A站还深陷在易主的纷争中不能自拔。

但在晚间,又流传出A站资金已解决的消息。并传A站的实际控制人从奥飞系转移到了阿里系。但无论如何,花果山沦落至此,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Related Post




Add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